则是政府限期搬出

2020-03-03 05:54

每天中午12点30分,钱浩准时听到开门声,女儿和他打个招呼后,然后开始洗菜、切菜。3月5日中午,钱运星用电炒锅烧了一大碗菠菜豆腐汤,父女俩各自盛一碗。等父亲吃完后,钱运星洗净碗筷、锁上门,然后又一路飞跑上学。这样的往返每天共有八次。早晨6点,钱运星起床给父亲洗脸后上学,早自习结束,去食店买一个饼子送回家;晚饭后还要摸黑到校上晚自习。

钱运星这个名字,是她初一时自作主张改的。钱运星,幸运星,这个15岁女孩坚持认为,伴随自己的不全是苦难,说不定,前方就有一颗幸运星在闪耀。

2岁时小运星父亲在工地上发生意外致瘫痪;5岁时她的妈妈离家而去。此后,随着父亲的病情恶化,小运星边照顾父亲边读书,八年来这个家由她撑起。

3月5日中午12点,下课铃响后,通江县铁溪中学九年级二班女生钱运星飞跑出教室,直奔菜市场,买了两斤菠菜和一斤豆腐,然后又一路飞奔,穿过拥挤的街道,爬上一面坡。在位于半山腰的“家”中,瘫痪在床的父亲还等着她做午饭。

下午第三堂是体育课,老师安排了两人一组背对背运球的游戏,锻炼学生之间的合作与协调能力。钱运星和另一位女生搭档,两人步调一致,很快将球运到终点,获得了体育老师的表扬。和班上其他同学一样,钱运星原本也有一个幸福的童年。但美好的记忆在她5岁那年戛然而止。

十多年来,数十公里外的通江县城,钱运星还从未去过。她的心愿,是能够进县城最好的高中读书。而即将到来的中考,成了班主任老师王洪坚的一块心病,“她如果考上了县城的高中,她的父亲怎么办,高中三年怎么办?”

其实,钱运星悄悄哭过。八年来,父女俩搬了三次“家”,每搬一次,钱运星都要悄悄地哭一回。第一次从乡下搬到街上,小运星不愿离开,跟父亲闹了别扭,她第一次哭;第二次搬家,是因为房东担心钱浩有什么不测,说什么都不愿续租,她委屈得直掉泪;第三次,则是政府限期搬出,她怕找不到房子,又担心父亲生病着凉,藏在被窝里流下了无助的泪水。不搬家成其最大愿望。

学校和“家”之间,步行大约需 20分钟,钱运星每次不到10分钟跑完。在老师和同学们记忆中,她没有迟到过,每天下午、晚间第一堂课的预备铃响后,满头大汗的她准时出现在教室门口。

街道上的居民、小卖部的老板、卖菜的摊贩,都认识这个奔跑的小女孩。小女孩5岁那年,母亲突然离家出走,钱运星就和瘫痪的父亲相依为命,每天都在学校和“家”之间奔忙。还要“跑”到什么时候?小女孩想了想,“等我读了大学,找到工作了,可能就不用这么跑了吧!”

钱运星的“家”,位于场镇一角的山坳里。十多平米的房间,中间用一道木板隔开,父亲钱浩住在紧挨窗户的外间。

小运星家连续搬过3次,每一次搬家都会流下泪水,面对将来,她充满憧憬“等我读了大学,找到工作了,可能就不用这么跑了吧”

在钱浩眼里,女儿很开朗,懂事后,就从未在自己面前哭过。去年11月中旬,他们租的房子成了危房,政府要求限期搬出,面对无处落脚的窘境,女儿茶饭不思通宵失眠,尽管如此,都未见她流过泪。实在没办法了,钱浩给铁溪中学领导发了一条求助短信,后来在镇政府安排下,他们搬到了现在的“家”。

“带爸爸一起走,租学校最近的房子。”钱运星语气很轻松。对于未来,她比班主任老师想得更长远,“等我将来大学毕业找到工作后,就不用带着爸爸四处搬家了。”